bat365在线平台 _ 主页welcome

理论研习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党群工作 > 理论研习 > 正文

准确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特征

2014-10-26 00:00   来源:
  【字体: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体现了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吸收了世界文明有益成果,体现了时代精神。它的基本特征包括:

1)包容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汲取了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从来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而是人类几千年文明成果的积淀和升华,具有普世性的价值,反映了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共同成果和基本规律,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人类文明思想库的宝贵财富。社会主义没有拒绝普世性的价值,而加以大胆吸收和利用。从历史发展来看,社会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登上历史舞台,本身就是在吸收借鉴包括资本主义文明成果在内的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方面,“三个倡导”以自信的气度明确了如“民主、自由、平等”等非西方独有、属人类共有的成果,另一方面,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断追求的基本价值准则,中国共产党人用中国的经验和实践去界定和发展这些价值理念,使其具有中国气派、中国风格。在全球化的视野下,从历史与现实的高度,从人类文明的广阔视角来审视和提炼我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与时俱进的理论追求。

2)民族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共同价值和共同信仰。200610月,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其内涵包括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荣辱观,既涵盖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也包含了中国共产党人在精神和价值方面的探索成果。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三个倡导”,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集中概括,凝结了传统美德中的最重要的道德要求和核心价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吸收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勤俭廉政”、“克己奉公”、“仁爱孝悌”、“仁义礼智信”等精华,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情的“民富国强”、“民主法制”、“精神文明”、“和谐社会”等目标,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主要思想内容,反映了我们国家、民族的文化积淀和思想结晶,展示了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改革实践的高度自觉和自信,具有鲜明的中国实践特色、民族特色和理论特色。

3)引领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展现了人们为之奋斗的美好前景与指向,激励着人们奋勇前行。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有其深刻的时代背景。中国正在快速崛起,一些西方国家总是把中国的发展认为是对西方的价值理念、制度模式的挑战,加大了对中国意识形态的渗透。只有经济、科技、军事等硬实力的增强还远远不够,必须发展出能为全民所认同和接受的价值体系,凝聚民心、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因此,建设文化强国,提高文化软实力,必须高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旗帜,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文化发展,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发挥其在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中的理论支撑、理想支撑、道德支撑作用,发挥其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

4)崇高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明确的价值规范,确立了党和国家、全体社会成员应当遵循的行为准则,反映社会和人类的长远利益和未来发展方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在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弘扬民族精神基础上提出来的,本质上既属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的有机环节,又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的伟大工程和目标指向。党的十八大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和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精辟论述,深刻反映了社会主义思想文化的精髓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要求,呈现了当代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追求进步的总色调,也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华民族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进民族复兴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

5)时代性

我们党首次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进行总结,不仅具有现实针对性,更具时代性。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社会日益进步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人价值取向扭曲,道德失范,诚信缺失,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滋长等现象。部分党员干部精神家园失守的问题还相当严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新颖而又与时俱进的内容,将为化解国内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提供强大的思想支持,有利于提高我们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有利于凝聚全民共识,有利于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4.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西方普世价值观的区别

核心价值观之争,就是思想主导权之争。国内有些人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混为一谈,歪曲说十八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了肯定普世价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国外“普世价值”信奉者认为,“将普世价值列入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范畴,标志着中共在理念上开始向现代社会靠拢”,党的十八大倡导培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自由、民主、人权”等概念。而实际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以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等为代表的西方“普世价值”观有着本质的不同。

首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根本内涵不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历史性、具体性及现实性,我们讲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既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内涵的规定性,又有社会主义法律的规定性。而“普世价值”观的内容具有抽象性、虚幻性甚至殖民性、侵略性,“普世价值”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

其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宣扬的价值内容不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宣扬“社会本位”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价值观。所谓“社会本位”是指以国家、社会、集体的价值满足为衡量价值和判断道德的准绳。“普世价值”观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宣扬“个人本位”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体现极端个人主义、专制主义、利己主义、拜金主义的思想。

第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的阶级性不同。前者属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后者属于资本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世界观、历史观决定价值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从文明习俗、价值观念、精神信仰以及理想道德上抽象地鼓吹自由、民主、人权等,然后对其进行符合自身“文化传统”、“价值色彩”以及“道德韵味”的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的解释,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化传统、价值信仰、精神憧憬以及经济政治模式“转换”成为人类共同的理性追求和价值向往,利用其经济、文化影响力,吸引其他国家和人民“效仿”甚至“复制”,进而使之成为西方的“信仰者”、“依附者”以及“跟随者”,从而分化、裂化这些国家的民族性,并达到同化这些国家的民族文化、民族思想、民族理念,推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民主体制以及文化、道德观念和精神信仰,企图用“美式”、“欧式”、“西式”民主改造世界和驾驭全球。